资讯动态
澳门新葡新京
资讯动态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新京>>资讯动态>>正文

长阳实践散文四篇(图文)

编辑:xuegong 编辑: 稿件来源:xuegongban 发布时间:2005-09-16 阅读量:


“雾”落钟离山      

    今天是到达佷山的第二天,背忱着大山,便贪婪地做着大山梦。梦里的小鸟儿叫声清脆悦耳,但正在梦里寻找水乡的我马上被朱老师一“吼”惊醒梦中人。借着疲惫惺忪的睡眼,我向远处望去,不知是本人睡意未消,还是本人年老体弱,老眼昏花,远处武落钟离山上竟仿佛仙境一般,迷雾缭绕。为了不让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我赶紧跑到水池旁,用清江的水洗掉脸上的睡意。

    再次登台,远山上的雾仍然未消,甚至变得更奇、更妙。时而依山傍水,有如一条腾飞的长龙;时而羞涩遮面,婉如从天而降的彩霞仙子;时而幻化的粗犷放达、神彩奕奕,仿佛当年的向王天子再现清江。那千般变化竟让人分不出何为天上,何为人间。一滴雨珠从屋檐的吊角上飘落在我的脸上,树林里的鸟儿也开始对起山歌、谈情说爱,外面的雨也逐渐下得小了。 

 
 

    雨后的清江好像九天上的银河,碧波万顷、银光闪闪,让人的眼光久久不忍离去,清江水里的银鱼也该向清江河神请功了吧。远处的山明净而又幽远,半山上依然是迷雾缭绕,那山、那雾仿佛给人以一种重生的感觉。我忽然发现,山上的雾似乎是山的嘴里吐出来的,绵绵延延,直到和水天相连。我不禁又想,当初上帝造出了亚当,又用亚当的肋骨造出了夏娃,可是亚当和夏娃却违背了上帝的旨意,互相恋爱了,结果遭到了上帝的惩罚。清江的山虽不像上帝那般小心眼儿,但也着实自私了一回:清江的山造出了清江的雾,却又不给任何人以任何机会,只是独自地恋上了清江的雾。清江的水只是独自叹息,然而,叹息只能是叹息,谁让他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呢?清江的的雾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清江山没了章法。 远处还是那种缠绵,那种迷蒙,兴许就是清江水的性格吧:温文尔雅、不偏不倚。一只爱出头的蝉打破了早上的宁静,远山的雾害羞的散去。

    到底是清江的山爱上了清江的雾,还是清江的雾恋上了清江的山呢!(卜礼佳)

那山,那水,那人……

    小侄儿今天终于肯放过我了,一大早便要赖着和他妈妈一起出去,我也总算落了个清静,能安下心来在稿纸上胡乱划上几笔了。头顶树枝上的蝉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想着如何来对“家乡的蝉”加以修饰时,一只云雀从天而降,闯入了我的视线,仿佛一个浪荡江湖的江洋大盗,肆无忌惮的偷吃着地上的麦粒。我冷笑一声,不经意的一挥手,江洋大盗便从何而来到何而去,逃得无影无踪。睡过了头的大姑娘慌忙地洗刷妆扮,好像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不料刚一出门,便被几朵游云挡了个结结实实,她那娇羞的面容红的照亮了大地,游云见舍身也没能成功,只是自讨没趣,便悻悻的走了。

    几只鸣蝉新一轮的黄河大合唱终于将我的思绪打断,抛得老远、老远,直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梦里水乡”。长阳一别已经快半个月了,记忆中那模糊的山水却依然清晰地浮现于脑海之中,难忘长阳的山,难忘长阳的水,更加难忘长阳的人。

    初到长阳,第一眼见到的便是长阳的山。那一座座巍峨高大的石山令我不免心生敬畏,从小对大山充满憧憬和好奇的我置身于大山的怀抱时,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我一时“江郎才尽”,怎么也想不出一个词儿来形容自己的感受。望着眼前的那一座座大山,我忽然有了一种想惩服他们的欲望。我把最高的一座山,从头到脚地仔细打量了一番,便在心里偷着乐起来:登上去也不是不可能的。同学的喊声止住了的心里的笑:照张相,留个影吧。也好,这清山、绿水,美倒是美了,可却是带不走的,来个合影把它留在大家的青春记忆里未尝不妙!

    清江上泛起了一阵阵的迷雾,夜色渐近,长阳的山便融合在那带着凉雾的夜色之中,安祥的睡去了。来长阳的第一天,长阳的山,长阳的水,让我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去叹气沟采风的那天,大家都很兴奋。叹气沟正对着大家的住处,只一条小船儿便到了。终于能和长阳的山短兵相接了,我显得比任何人都要兴奋,差点掉进了路旁的小水潭里。顺着一条狭窄的古道,我轻轻地抚摸着靠边的山壁,霎时间仿佛大山的柔骨侠情都注入了我的血液,而我正如动画中拯救人类沧桑的希曼,有一种想大喊他的口头禅的冲动。不过当时幸好没喊:当时已经陶醉忘我,只是“啊”了一声,便招来几道温柔的迷人的寒光。我想,要是真喊出来一句“赐予我力量吧”,那还不定要被送进附近的哪个精神病院呢?

    戏水的时候也匆忙,同行的两位大哥看着眼前那满目招摇过世的螃蟹,还是忍不住要破坏一下生态平衡,我实在是不忍“暴殄天物”,便躺在水中央的一块大石头上,体验着被山包围的感觉,以山为怀,以天为抱。

    返回的途中又经过了那由清凉的山泉汇集而成的天然泳池,老师心领神会,答应了我的请求。看着大部队前进的方向,我一个猛子“孤身入虎穴”。正欲洗浴的时候,忽听得一声“危险!”,我笑了笑,待从水中露出头的时候才看清是一位土家姑娘。看我还不像是个完全不懂水性的生手,她便隐去了。我起身坐在池水旁,一位老伯又走了过来,和他攀谈几句后才知道他还是住在几重山外的一个山村。老伯的话并不多,然而他却饶有兴趣的跟我讲起了关于叹气沟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叹气沟的得名极赋传奇色彩,说是古时有两位兄弟为了争夺家产而相持不下,弟弟一怒之下便准备上县城告官。哥哥久劝不下,也只能拉着小儿子跟着弟弟一起去。弟弟走得飞快,行至一沟谷时,忽遇一白发老道。白发老道似乎知道小伙儿的去向,只是送了弟弟两句话便消失了:“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弟弟感觉是受到了仙人的点化,仔细想一想,老仙人说得字字真切,自古衙门就不是穷人去的地方,不去还好,去了之后你的家产归谁就由不得你了。于是,弟弟决定不再告官,宁肯输给哥哥,也决不输给衙门。便长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家去,以后那沟谷里的泉水声便像人的叹气声一般,叹气沟由此得名。

    关于叹气沟的故事还有一个,那就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军队和日本精锐师团在此相遇,那一战,打得真是叫惊天动地,鬼哭狼嚎。中国军队的枪炮怎么打怎么准,小日本儿的枪炮像进了水似的一个个都黄了。战后,那沟里死的全是日本人,小日本儿的尸体横七竖八,惨相百态。从那以后,日本人再没敢来过。

    老伯的故事讲完了,我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一方山水养一方人,长阳的山不仅美,而且有灵性,但它保护的不只是头枕着大山的土家儿女,它保护的还有比这更为重要的东西:民族大义。

    黄河是炎黄子孙的母亲河,它孕育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学问,而清江则是巴人的母亲河,它沉淀了几千年的巴山学问。长阳的水也就是清江了,清江的水很养眼,很美,美得让人无所适从,美得让人荡气回肠,美得只有让你说她美的份上了。

    清江的美决非是徒有虚名,如果你有过泛舟于清江画廊的经历,你就会知道清江的美到底是到了怎样一个程度,超凡脱俗这个词儿到了这当儿也许也难登大雅之堂了吧。

    盐水女神的故事至今还在巴人的故土广为流传。当年的向王天子为了族落的生存,而毫不留情的拒绝并射杀了深爱着他的盐水女神。我始终不明白向王天子是如何忍心欺骗女神而又是如何射出那无情一箭的。为了族落的生存?他的心为何像他的箭一样冰冷?他为什么就不能带着盐水女神、带着爱情一块去寻找前方的生存之地呢?传说的美丽或许正在于此吧。

    在长阳,听到过很多美于清江的传说,然而我觉得盐水女神的传说始终是最美的。这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如果要由我来叙写的话,我宁愿把清江想象成盐水女神的象征,清江的绿水正是盐水女神那碧绿的发髻和雪绿色的衣裙的化身,清江的美得以女神和向王那圣洁的爱的滋润。千百年源源不断的清江水都是盐水女神那止不住的泪水。

    清江的水不只是美,而且奇,有如幻景一般。初到长阳的那天,一路的颠簸劳累加上闷热的天气使我心里烦躁异常。走在清江边,不经意把手放下护拦,一股凉气猛的袭来,顿时让人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晚上端坐于江边,清江的奇景便自然呈现。水面上银雾缭绕,时而清晰,时而隐约;时而离散,时而聚集。对面,山脚下几处点缀的灯光也因此忽明忽暗。两边的轻雾似乎是一对正处于热恋中的情人,一步一步地向江心靠近,然后在江心处话起了苍凉。爱看热闹的银鱼们的一阵笑声羞煞了两位恋人,他们便合为一团悄悄的离去。那水雾升腾处仿佛坐着一位正在梳妆的仙女,或许就是当年的盐水女神再现清江吧。

    清江的水美得有情,奇得有味儿。美得让人不敢却又不忍不看,奇得让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长阳“三宝”    艺术奇葩


    “ 巴土长阳,歌舞之乡。”土家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歌舞也一度成为人们传递信息、讲述故事和传承历史的最主要的形式。清江画廊,艺术之源。清江水孕育了长阳土家儿女,在长阳结出学问“三宝”——山歌、南曲、巴山舞。


    高亢婉转的山歌、古朴清雅的南曲、炽烈淳朴的巴山舞,是长阳的学问“三宝”,是土家艺术的奇葩。艺术源自于生活,受之于群众,艺术渗透到他们生命的每个环节,从生命的开端到结束。生了小孩“打喜”要跳“花鼓子”舞、唱喜歌;儿女成家要“哭嫁”,以哭代歌,表达“念亲恩、伤别离”之情;老年人去世,有祭祀性舞蹈“跳丧”。古朴的民俗即艺术的源泉。


    土家人唱歌,是生命与自然的交融,是艺术和现实的对话,是爱情与生活的结晶。长阳的山歌主要有:情歌、劳动歌、风情歌等。其中,最丰富的还是情歌,大家在民俗学问村观看的那场“土家风情”文艺演出就是以一个“情”字贯穿始终。喊山歌,喊出的是土家男女淳朴的爱情,一曲《骂郎》,句句是骂,却句句含情。俏皮的土家方言,圆圆的山歌调子,甜美的土家妹子,让大家仿佛身临土家山寨那古朴的吊角楼。
青山绿水,吊角楼上,三弦和奏,曲声悠扬。南曲曲调以细腻、雅致著称,给听者一种闲适、悠然的感觉。南曲也被土家人赋予“雅学问”的内涵。南曲中有一段最有名、最有代表性的曲子——《悲秋》,其文辞是:梧桐叶落金风送,丹桂飘香海棠红,是谁家,夜静更深把琴抚弄,猛听得,檐前铁马响叮咚。平沙落雁,静夜闻钟,这凄凉,想来更比相思重,卧牙床,好比做了一场孤单梦。南曲不仅以其悠扬的曲调,更以其深厚的学问内涵而千古流传。


    巴山脚下,清江之滨,节日或喜庆的时候,只要响起悠扬婉转的土家民歌,附近的青年男女都会闻声而来,成双成对地跳起巴山舞。巴山舞来源于土家“跳丧”,自八十年代创编至今,已在全国各地广为流传。推广型巴山舞共有风摆柳、半边月、喜鹊登枝、百凤朝阳四个舞段组成。每个民族舞都有其区别于其它舞种的个性,提到新疆舞,大家会想到“媚”;提到蒙古舞,大家会想到“壮”;提到傣族舞,大家会想到“弯”;而巴山舞却是以“摇”贯穿始终。舞曲一响,舞者闪着腰杆,踏着节奏,一步三摇,如柳枝在风中婀娜摇摆、如喜鹊在枝头矫健嬉戏、如日月在天空美仑变幻,让人尽情感受生命、爱情、健康。


    艺术在发掘后被赋予“高雅”的头衔,而民间艺术则是雅俗共赏的,也只有“来自于群众,回归于群众”的艺术才能不断革新,源远流长。  (刘婧)

                                       背篓里的希翼


    “小背篓,晃悠悠,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角楼……”土家人的背篓也许就是因为宋祖英的这首歌而变得更加家喻户晓,歌中那朴实而真挚的歌词深深地打动了我。但可惜的是一直没有见过。这次去长阳,终于目睹了它的“庐山真面目”,并对它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在外人的眼里,背篓对土家人来说似乎只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装东西的容器,许多少数民族和山区的山民都使用背篓。其实对于土家人来说,背篓并不止如此,背篓更是一种承载希翼的象征。
    每天清晨,你随处可以看到人们背着满背篓的蔬菜悠闲地散着步(这时的背篓相当于大家汉族的菜篮子)。碰到熟人了他们相视而笑,然后驻足聊起天来。
    “买菜呀?“
    “是呀。”
    “买这么多,吃的完吗?”
    “你还不是一样。”
    他们彼此看着对方的背篓笑了起来,那笑声是如此爽朗,如此质朴。其实,那背篓里装的不止是蔬菜,还有土家人的希翼。他们希翼明天、后天、大后天他们的背篓里都是满满的……
    晚些时候,由于调查的需要,大家来到了郊区。那里住的大部分是以土家族为主的村民。路上,大家碰到一位阿姨。她皮肤黝黑,全身都是汗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汗水亮得似乎更加刻骨铭心,那满满一背篓的玉米在阳光下也开始柔情细语。大家上前与她搭起话来。
    “阿姨,上哪儿?“
    “回家啊!”
    “今年这玉米收成怎么样?”
    “不行,这天气太干了,都被干死了,这是仅存的一点了!”
    “这些能卖出好价钱吗?”
    “这我也不知道,希翼吧!”希翼吧,是呀,希翼吧,不管龙王爷再怎么发威,不管收成再怎么坏,可总归还有希翼。这,就是土家人。装在背篓里的明天。
    说着,她加快了速度往家赶,步伐是如此焦急。看着她黝黑的背影和那满背篓金灿灿的玉米,我思索着:那背篓里一定也装着阿姨的希翼,阿姨希翼玉米能卖出好价钱,希翼她的辛勤劳动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
    傍晚,大家沿着清江散步。不时可以看见些老人们用背篓背着小孩散步(可能是他们的孙辈)。孩子站在背篓里四处张望,看着这个对他们来说还不怎么熟悉的世界。老人们都大汗淋漓,走得如此吃力。(这对他们来说显然不是散步)但看看身后可爱的孙儿,他们会心的笑了笑,又继续向前走。我想:那背篓里不同样背的是希翼吗?那是老人们期待孙儿成为人才的希翼,是老人们的希翼和未来。
    背篓虽小,却承载着土家人世世代代的希翼,承载着土家人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我相信,土家人凭着他们的勤劳、勇敢与智慧,他们的希翼都能够变成现实。(殷仕俊)

 

友情链接
山东大学澳门新葡新京 复旦大学历史系 北京大学历史系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 中山大学历史系 企业档案与常识管理研究中心 湖北当代学问研究中心

Copyright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新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